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怎样开传奇才不犯法 >> 内容

【推荐】我是被漂亮少妇包养的男大学生[新怎样开传奇才不犯法 修改]10

时间:2018-6-12 10:59:02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  贝贝见他们走后,突然转过来,皱着眉头问我:"她是谁?" 我微微一笑说:"SUSAN!" SUSAN看了看贝贝,又很生气的,一人滑着轮椅出去了,我让佣人推着她先出去,我有事跟贝贝说. 她皱了皱眉头,似乎不认识我. 她一到横江,就来找我了,那个时候,我正在陪SUSAN...

   贝贝见他们走后,突然转过来,皱着眉头问我:"她是谁?"

我微微一笑说:"SUSAN!"

SUSAN看了看贝贝,又很生气的,一人滑着轮椅出去了,我让佣人推着她先出去,我有事跟贝贝说.

她皱了皱眉头,似乎不认识我.

她一到横江,就来找我了,那个时候,我正在陪SUSAN逛商场,贝贝在商场门口等我的,本来我说好了,让她在门口等,我下去找她,可是她竟然走了上来,一直走到了我和SUSAN跟前,她见我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外国女人,突然愣住了.

贝贝两天后,从江南赶回来了.

她有家庭,我又无法去她家找她,我打了电话给贝贝,贝贝那两天在江南取景,也只能用手机联系她,可也联系不上.

她走后,没有跟我联系,我打过她的电话,一直都是关机,我很担心她,和着急,心里一刻也停止不了想她,我不知道她怎么了,我让人帮我去打听,去的人说她最近没去公司,一直在家.

接下来的几天,我陪SUSAN在横江玩了两天,那两天,虽然有佣人随从,可是我必须要跟在她身边,与她走在中国,走在横江,我才意识到目光的可怕,才意不犯识到,身和心如果都残废了,那样的人会多么的可怕.

坚强仍旧要继续,因为我是一个男人,我只能从泥潭中走出来,没有资格去沉沦.

我知道,谁也不能埋怨,路都是自己走的,我不会在走过的路上,洒上后悔的眼泪.

夜无眠,心有泪,想着自己的爱人,自己这趟路,不免悲呛的厉害.

我如果让莉姐离开那个老男人,我必须有钱,可是如果我离开了SUSAN,我就会失去这些,就是这样,因此,钱和爱情放在一起的时候,我什么都没得到,爱情与金钱交织的状态,我没有得到.

我没有睡在床上,在沙发上睡了一夜,那夜,我心里很难受,我恨我自己,真的有恨,我想当初莉姐也有过这样的恨吧,她为了自己的一切,出卖了自己,这与我并无区别,我也知道,在这个社会上,我们其实都很卑微,都做了不该做的事,这样卑微的灵魂,想苟且偷生,在外人眼里会变的十足可笑.

少妇因为她身体不方便,不管她怎么对我,那天晚上,我还是要给她擦洗,然后把她抱到床上.

她根本不明白我的话的意思,嘴里不停地唠叨,说的很多话,无法说出来,处处夹杂着刁钻,傲慢.

我走到她身边,低头微微一笑,然后坐到她面前,轻声地对她说:"SUSAN,我希望你能明白,我这样跟你说话,不是因为你和你爸爸,而是因为你是一个生命,明白吗?"

SUSAN在人都走后,对我大声吼叫,她耸着鼻子,睁大眼睛,恐怖地对我说:"你不可以对我背叛,你得到了那么多钱,你就应该对我忠诚!"

那天晚上,听听传奇彼得先生回了自己的酒店,他把SUSAN流了下来.

我又是点了点头,其实那个时候,我还在一直想着莉姐转身走开时那一幕,我不知道她怎样了,是否泪流满面,伤心的厉害.

彼得先生见我似乎有什么话想说,于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"颜,我希望你可以帮我,你可以做我的接班人,我不知道为什么,对你有着特殊的感情,你不是那种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精英,但是我就是很看好你,说不出的感觉!"

对于他的这些话,我并没有去多想,我明白他的话,一切都明白.

彼得先生对我一笑说:"颜,我是说过不对你有什么要求,可是并不代表我们事先的协议,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,你现在仍旧有权利做任何选择,如果你不要SUSAN了,我们的协议也就解除,我可以给你你应该得到的一笔钱,当然我是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她,她虽然脾气不好,但毕竟是我唯一的女儿,我不想让她与其他女孩子有任何差别,去找一个不正常的人!"

那天晚上,彼得先生先跟我谈了下工作的事,然后又问了我一些家里的情况,我随便说了下,最后就谈到了"那个女人"身上.

琳达看着我,对我耸了下鼻子,意思是让我别伤心,那两句话有没有伤着我,我不想去关心.所有的这一切,并不是我去祈求得到的,你SUSAN如何这样说别人,你没有这个权利,你没有.你们所信仰的耶稣,难道没有教过你如何去宽慰别人的灵魂以及自己救赎吗?

我点了点头,然后微微一笑,望着彼得说:"没事,我会带她好好去玩玩的!"

彼得先生最明白这话的意思,他小声地说:"颜,她心情不好,你理解下!"

我站在后面冷冷地看着SUSAN,眼睛一下也不眨,我低头,抬眼,睁了很久,目光里充满了压制的东西.

SUSAN生气了,这气生的很厉害,她扶着轮椅,一转身,转到了一边,丢下来句:"背叛的魔鬼!依靠我们的穷人!"

琳达如此帮我,让我很感激,我知道,琳达是知道我跟莉姐不一般的关系的,她的话让我感觉她是个善良的女人.

这时候琳达似乎看出来了,她走到SUSAN跟前一笑说:"哦,那是我们的合作公司的负责人,她啊住这不远,我们时常能够碰到她,她这人特有爱心,上次还帮我拿了一大包东西呢!"

我竟然不知道怎么说,我甚至忘记了刚才莉姐撒谎的那些话.

彼得先生没说什么,倒是她的话,让我突然一惊.

我点了点头,然后走到SUSAN跟前,对她微微一笑,SUSAN皱着眉头说了句:"那个中国女人是谁?"

我站在那里,彼得先生走到我身边,拍了拍我的肩膀一笑说:"听说你回老家了,我就没让琳达打扰你,我们是昨天到来的!",说着,他回怎样头看了下SUSAN然后说:"SUSAN想来中国玩些日子,你这段时间,公司的事务也不要操心了,好好陪陪她!"

我愣在那里,看到她离开时最后的眼神,心里不是滋味,我们的梦突然被现实打碎了.我从心里想去抓住她,想给她我可以给予的一切,可是,梦想在美好,终究会醒来,从爱情上说,我可以做个什么都不顾的人,可是在道德面前,我无动于衷.

莉姐摇了摇头说:"不了,你好,我有事要先走,你们聊,很高兴见到你们!",她没有马上跑开,她要让其他人发现不到什么,她要说的合理,大方,她说好后,就转开身,然后慢慢的,往一边走,空着手,我看到她走路的步伐有轻微的凌乱,我知道,在她进入电梯,转过来的那瞬,在电梯合上的时候,她肯定泪如雨下!

她说着,放下了东西,然后笑了笑.我始终面无表情,彼得先生一笑说:"你好,进来坐!"

莉姐扭捏着表情,说,说:"哦,他买了些东西,不好拿,我正好碰到,帮忙送上来,我是盛世公司的,我们是普通朋友!"

彼得先生见到我,看到了我身后的女人,突然愣了愣,脸色有点不对,SUSAN慢慢地滑着轮椅过来,她眼里充满了可怕的目光望着我.

琳达有我房间的钥匙,我是知道的,是她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了.琳达鬼机灵地对我挤了下眉毛,意思是她是无辜的.

可是,可是就在我拿出卡刚插到门里的时候,门开了,我望到那个可怕的一幕,我看到琳达在,而且彼得先生也在,更可怕的是那个SUSAN也在,他们都望大了我们,莉姐被吓的差点想要逃跑.

出了电梯,她跟在我的后面,我们快步地往我的房间走去.

我们终于到了依非酒店,她跟在我后面,我们迅速上楼,进了电梯,我看没人,就一把搂住了她,她被吓的指了指电梯,然后笑着说我坏蛋.

她皱了下眉头,但是我分明感觉到她很紧张,手抓着我的手很紧,她很想要,这个小宝贝.

坐在后面,到了晚上,车里很黑,我搂住她,然后对她说:"很快就到了!"

好不容易下了飞机,我们回到了横江,一下飞机,我们就出来打的,然后坐到车上,我笑着,我让司机去依非酒店.

"恩!",她有点紧张,似乎有点急促地说.我知道她也很想我,我知道.

我手摸了她下说:"回去疼你,一晚上都疼你好不好?"

"回去干嘛啊?",她故作不知道地问.

我说:"恩,晚上到横江的时候,跟我回酒店,听话!"

"恩!",她小声地点了点头说:"想,想马上回到横江!"

因为感动,因为没在一起,我太想她,很想,她也是,在飞机上,我很想疼她,我低头对她小声地说:"宝贝,想没想我?"

这四天,因为家里不方便,我们没有任何在一起的机攻击传奇网站违法吗会,接下来到了省城,然后我们就去吃饭,那边的负责人带我们去吃饭,吃过饭后,就去赶飞机,坐上飞机,都有点累了,我们只能依靠着,因为旁边还有人,只能这样.

四天的时间是短暂的,我们告别了父母,坐着汽车沿着山路离开了,坐到车上,莉姐望着外面的母亲,对我们招手,很远了,还招手,那蹒跚的步伐,那矮小的身躯,莉姐一边挥手一边哭,哭成了泪人,我搂着她.心疼她,我的眼泪也是连连.

这四天中,我说要开车带我母亲去城里看看,她也没让,她说她住惯了乡下,对外面也没什么好奇的,瞎麻烦人家司机师傅.

我让妹妹和妹夫经常去家里,因为村子不远,就是临村,因此也方便,这样安排好了后,我和莉姐才放心离开,分手的时候,莉姐抓着母亲的手又哭了,我给父亲和母亲磕了头,说很快就再回家,现在交通方便了,坐飞机很快.

父母都不愿意去城里住,我只好花钱请村里的师傅重新盖了一处房子,盖的结实点,牢靠点,为了怕其他村民有意见,我没有盖的特别,仍旧原来差不多的样子,只是用了木头,结实,牢靠.

莉姐也掏了钱给家里,我母亲是无论如何都不要的,可她不管怎么说都不行,说那是孝敬我母亲的,一定要拿,是做女儿,做媳妇的心意.

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我们在家住了四天,四天后,我们要离开,我开始做的任何计划,都没用,我给了我妹二十万块钱,她不管怎么说都不要,但是最后被我命令地收下了,妹妹其实最听我的话,只是感觉那钱太多了,还有害怕我在外面其实混的也不是太好.

那些天,她真的很开心,那是我们在一起最快乐的乡下时光.阳光照耀着我们,在大山中,我对着大山喊叫说我爱她,她感觉到特别的浪漫,也小声地喊着,她喜欢我的家乡,很自在,很开心.

在家里的那段时间,我带她去走山路,看了很多我小时候玩过的沟沟道道,哪个山有好吃怎样开传奇才不犯法的果子,哪个山有好看的野花,什么的,我们在没人的地方拥抱,但是因为家乡没有多少树木,我只敢拥抱,我对她说谢谢她,谢谢她如此的好,她的开心里夹杂着伤感,老是皱眉,说自己其实很残忍说这些欺骗母亲,而是我摇头说没事.

她跟我回家后,很得体,从不多说话,像个温顺的小女人,这与她在横江的一切,有很大的不同.而这不同正是证明了她是一个无奈的,被生活折磨的人.

莉姐一直害羞着,大方地,我叫那些人什么,比如叔啊,婶犯法啊,她就跟着叫,那样子,那可爱的表情,那天真特讨人喜欢,他们都是说我找了个好媳妇.

白天的时候,村里的亲戚邻居来个不停,他们都来家里坐坐,说我是有了出息,并且看看这个时髦的,他们从来没见过的城里的媳妇.他们没有任何人能看的出莉姐的年纪,这让我有点欣慰,毕竟你无法左右乡下人的思想,这是无奈的.

我呵呵地笑,心里幸福的厉害,我想到我们刚认识那会,四年前,那会,我们是怎样认识的啊,那在很多人眼里看起来就是罪恶,可是我们知道,很多被无数人说是罪恶的东西,其实它有着它的美好.

她也很喜欢这样的生活,这样的世外桃源,她忘情的似个孩子,她过来帮我堆柴火,我怕伤了她的手让她别动,她笑了笑,一撇嘴说:"我可没那么金贵,我要做像娘那样的人!"

我看着她跟母亲一起烧饭,我真想,我们再也不要回去,我们就在这里过我们的幸福生活,这样真好,没有人打扰,没有世俗的纷争,没有钩心斗角,多好!

在早晨的微微的阳光下,莉姐看着我,微微地笑,很好奇,很幸福,看着这个男人干着这样的活,家里人不知道我在外面怎样,可她明白,我是SKS的老总,可是丝毫发现不了那样的身份,我就是我,一个大山里的男孩子.

可是,我一点也不排斥这里,我很爱这里,这种生活方式虽然苦,但是有另一种美,那里牵扯着根.多少年没干过这活了,我拿起来,依然有力度,但是技术明显不好.

我起来后就把前前后后都收你知道网上开那些传奇犯法吗拾了,把没砍的柴,辟了,我拿着砍刀,这些活,我年少的时候天天的做,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仍旧没改变,城里烧了煤球炉,这里没见过,城里人换了煤气灶,这里也没见过,城里人用了电磁炉现代化的灶具,这里更是没有,依然烧柴火的地锅.

第二天,她和母亲早早地起来去做饭,她烧火,母亲做饭,我看到母亲那种精神是从来没有过的,她和母亲配合着,为男人做饭.我也早早地起来,妹妹回自己的家去了.

别时容易见时难!

有多少个日夜,我会突然从梦中醒来,我想到很多过往的幸福,那些场景,多想还能重来,那个夜晚,那些母亲与爱人在一起的情景,多么的温馨,多么的甜蜜,可是一想到现实,我的心碎的一片.

莉姐幸福地笑着,我想她真的是沉醉了,在我家,她忘记了横江的一切,忘记了她的身份,忘记了我们其实只是情人,不过苟且在一起,想到那些道德,那些世俗,一切都卑鄙的让人想去诅咒,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可怕,道德把很多其实很美好的东西撕的粉碎.

娘是善良的人,但同时也是威严的人,我对她的爱是从心里的听从,因为那是母亲,那就是神.

我娘很心疼她,不停地摸着她的脸说:"恩,乖,以后娘疼你,若是小颜那孩子欺负你,跟我说,我打断他的腿!"

莉姐是幸福的,我想,她必定是幸福的,她从小就是孤儿,她跟我娘说:"娘,我是孤儿,从小没有父母的,我以后就是有娘的孩子了!",她虽然三十多岁,但是那感觉心是纯洁的,是娇小的,是幸福的纯真的.

那天晚上,我们住在那几间破旧的泥土房子里,对于那样的环境,我想不是所有享受过五星酒店的女人都能承受的,而莉姐没有任何想法,相反是很开心的,晚上,她睡在我娘的床上,我娘搂着她,她像个可爱的小宝贝一样被我娘搂着,这是我们那儿人母亲与儿媳相处最好的方式,她们在一起说着贴心话.

这一切,我都看在眼里,我想不论何时的女人都会有苦难的,母亲的那个年代不会为了爱情什么的去苦恼,那苦难是生存的担子带来的,是为了吃上一口饭而带来的,而莉姐虽然一直过着优越的生活,但是她的苦难是感情带来的.

莉姐很欣慰,很幸福地点了点头.

我娘忙笑着说:"好啊,人家说女大三抱金砖,这是我儿的福气啊,大好,会照顾你,会疼人,娘喜欢,喜欢!"

我看到莉姐害怕的犹如一个犯罪的孩子,她的脸红了,支吾了下,竟然皱了皱眉头,我一笑说:"娘,她比我大三岁,你不会不同意吧?"

莉姐突然愣住了,我想她是最害怕这个的,其实我母亲病无他意,只是问问,这是农村人的习惯.

大学生我娘突然说:"对了,闺女,你属什么的啊?"

莉姐是那种被人夸了,会很感觉很幸福,很滋润的女人,她笑了笑,谦虚地说:"娘,其实他人也很好的,很会照顾人!"

可是莉姐听我说要让我去山城市里去住酒店,她干净摇了摇头说:"不,我留下来,陪---",她一笑说:"陪咱娘说话,跟她睡一块!",我娘很开心,但是她又怕我们没有机会在一起亲热,在母亲看来,她们的眼里,小两口就是要天天睡在一起的.娘说:"丫头,你留下来住,我也开心,你去外头住,我也开心,你这闺女可真是会疼人,小颜碰到你,是他的福气!"

那天晚上,因为家里实在不方便住,我想莉姐长这么大都没住过我们那种地方,你发现不到一处水泥的存在,玻璃,钢铁,不锈钢,地板,洗漱池这些是不属于那里的.

你伸手拉他们,他们都不愿意出来了.

我甚至讨厌那些拼命想出人头地的人,就如过去的我,因为我得到了财富,得到了物质,可我依然得不到我的她,依然不能改变我家人的状况,他们不是物质可以改变,几千的中国地域差别已经把他们远远地丢在了大山里.

我没有对错,我纵然抛弃了一切,我仍旧不会后悔,所谓的事业,功绩,名利,这些东西只能在你没有的时候迷惑你的双眼,我不想名字写进福布斯,因为我比他们要有诗意,我不想做个事业辉煌的感情白痴.

尤其,生我们养我们的人!以及爱我们犹如生我们养我们的人一样的人!

回到了家,我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感觉,那感觉只有游子才能够深刻地体会,其实家人未必其实奇才要你混的多好,而是,你可以回到他们的身边,因为这就是爱,人类不管多么发展,世态多么炎凉,我们都是要回归的,坚信的,爱才是永恒的.

她爱我的家人,爱我的一切,却无法爱她自己.

那天,我们就那样聊了一宿,我娘很喜欢莉姐,始终拉着她的手,看着,问了很多,我知道莉姐的压力,她是没办法的,她很害怕,很多问题都是致命的,问我们何时结婚,我看到她点了点头,说:"恩,争取很快!",可是她的眉宇之间,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凄苦.

我知道他们会这样说.

我知道他们是心疼钱,于是跟他们讲,我要带他们去省城,给他们买房子住,可是我爹和我娘不管怎么都说不,说在那住惯了,要带就带我妹去.

你看现在开传奇犯法吗我问他们打来的钱怎么不花,我娘说:"哎,我让他们花,他们舍不得,我这腿脚又不好,想花也没地方花!"

妹妹一直望着我笑,妹夫人不爱说话,拿出一包烟来,我看了看,没说什么,接过来,我知道那烟不贵,可对他来说很贵,我很心疼,他人虽然大了点,但是也是老实本分人.

我妹笑了下说:"嫂子,你真好看!",他们一点都不怀疑,莉姐是我带回来的女朋友,莉姐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:"谢谢你,妹妹!"

我妈听了特别的开心,忙拉住她说:"恩,乖!",说着拉她坐在床边,不停地看,我想,家里的人是看不出莉姐的年龄的,因为穷,很多女孩子十八九就跟二十八九一样.所以我也特心疼我妹妹.

莉姐愣了愣,有点紧张,学习【推荐】我是被漂亮少妇包养的男大学生[新怎样开传奇才不犯法但马上叫了句:"娘---",她叫的有点让我心疼她,她其实不适合这样的叫法的,只是看我怎样叫就怎样叫罢了.

一切都平静后,外面的人在那里喝酒,我们家里人在一起说话,我妈才回头莉姐身上,她笑了笑说:"这事---"

莉姐似乎是为了穷,为了家里的样子,也会难过.

"爹,不要说---",我抬头,看到莉姐手捂着嘴一直想哭,家里仍旧十分简陋,说真的,连一处像样的地方都没有,我过的那么荣华,大城市里享受的一切,跟这里是天上和地下.

我摇了摇头,我扶着我爸坐起来,然后坐他后面,他看着我,说:"娃有出息了,爹知道你这些年也吃了很多苦,我都连累你娘和你妹了,我---"

我爹摇了摇头说:"回来了就好,回来了就好,就是我这拖累一家了,也不能下来!"

"恩,爹,我对不起你!"

见到我爸,我再次跪下,我爸看到我,似乎有点生气,他喘息着说:"你,回来了啊?"

我又哭了,无论如何也忍不住.我们进了屋,那天,家里摆了好多桌,跟结婚一样,乡亲们都在那里吃饭,村志书,我叫他叔,见我这样,都很畏缩,一直傻笑.

她皱了皱眉头,哇地哭了,她很羞涩,山里人的质朴,我看着她挺着肚子,心里难受的厉害.

妹妹有点惯性地木讷,她走过来说:"哥,你回来了啊?",她眨了眨眼看我,我说:"小妹,哥回来了!"

娘说:"毛丫,你哥啊,不认识了啊?"

家里还是老样子,我妹和妹夫没出来,我妹都不敢来看我了,我见到她时,她正在做饭,妹夫在烧火,人看起来也老成,我妹是漂亮的,只是也被生活弄的没了那个年纪的样子,她怀孕了,也许怕出来不好,她见到我后,站起来,愣了愣,傻傻想知道修改]10地笑,妹夫也笑.

娘矮了,那些文学的诗歌描写原来都是真的,她一直抓着我的手不放,莉姐跟我走在旁边,一直抿着嘴,被感动着.

我点了点头,然后抓着我妈的手说:"娘,你还好吧?",没说几句又想哭,娘说:"恩,好,什么都好,就是不知道你咋样了!",我们往家里走去,村子不大,总共不过五十多户.

旁边的人拉起我,然后笑着说:"哎,孩子,别哭,你是好孩子,你爹娘都会开心的!"

我妈看了看她,周围的叔叔什么的,都把我拉起来,我爸没来,他身体不好,一直躺床上.

我更是难受要命,我说:"娘,我回来了,不孝顺的孩子回来了!",我从没想到,我们思想封建的人,我会扑到母亲的怀里,抱的那么的紧,莉姐站在我旁边,也流泪,她扶着我妈说:"阿姨,你别哭了,他很好的,他现在有出息了,回来疼你了!"

我从大四那年开学就没回去,四年了,我妈哭着,摸着我,说:"娃,我真想打你,你怎么就不回家了呢,我是天天盼啊,眼都看瞎了!"

我看到了我的母亲,她被人扶着,我在车里就哭了,她见我哭,也皱了皱眉头,哭了,我在车里望着他们,望着我妈,我竟然不敢下来,但是总是要下来的,我和她走下来,我感觉腿软,我一下车,几步走到她的跟前,那种悲呛,那种痛彻生命的东西,那种儿子对母亲的思念,一下子把我的腿弄到了地上,我跪在了母亲的面前,一点都无法控制,我妈也哭的厉害,她扶着我,被人扶着,摸着我的头,摸着我的脸,我哭个抖着身子,跟一个孩子,我回来了,不孝的刘颜回来了.

两辆轿车在村前停了下来,轿车对于这里来你知道开SF还能赚钱吗?说是陌生的,也许这里的土地都没接触过,很多孩子跑过来,锣鼓声响在那里,我真的很害羞,我感觉还是个孩子,在家里,就是,我接受不了这样的欢迎方式.

家人已经知道我要来,据说全村都知道了,我为那种落后的张扬很不好意思,我远远地看到有人敲锣打鼓,这是村里最好的迎接方式,我捐了钱给这里的学校,他们也是知道的,可是,我真的不适应,刘家庄都有着亲戚关系,到处叔叔伯伯,婶姨什么的.

我的心跳个不停,我抓住了她的手.她给我鼓励,握的更紧,她说了句话,她说:"别怕,他们会理解的,会的!",她如此的懂我,知我心,似乎可以看透我的想法,我很感激.

离家越来越近,越来越熟悉,那些景物,真的没变,穷的地方变的慢,这是必然的,我有点害怕,我因为离家太久,乡亲们似乎也会有误会,以为这个刘家的小子,出去了就回不来了,是犯法了,还是咋了.

她点了点头,她说:"是的,我感觉孤儿院就是!",她这句话,让我也有感触,我的同年虽然苦,但至少有广袤的大山,而她的故乡,就是那个孤儿院,她爱她的故乡,这很容易理解!

我的眼睛湿润了,莉姐感觉到了,她紧紧地握住我的手,跟我一样忧伤地望着我,我突然吸了口气一笑说:"感觉一切都变小了,小时候感觉看着自己的电脑怎么开传奇乡村的周围很大,河也大,路也大,土堡也大,可是而今去看,真的好小,好小!"

我心情沉重,这是我熟悉的地方,从横江到这里,似乎是两个世界,一个绿色的,一个土色的,一个成年的刘颜,一个儿时的刘颜,少年的他在这大山里,背着背篓,穿着破鞋,曾经翻山越岭,割草药,砍柴火,每天放学都要做这些事,只为了那点钱交学费,他因为几块钱,带着妹妹走了两天的路,去市里卖草药,一杯一毛钱的冷饮都不舍得喝,望着妹妹那可怜巴巴的眼神,买一点点东西给她吃,多少次,他看着母亲在家里编箩筐,手上都是口子,都开裂地流出血,他曾经心痛过,发誓过,要离开这里,要有出息,那些苦难,不是我们憎恨它,而是生命不喜欢它,我身为人,没理由苟且一生.

我被他拍的有点不适应,不过正是他的话说明了山区的落后,莉姐坐在车上,眼巴巴地望着外面,皱着眉头,傻傻地说:"你们开慢点,这山上怎么没树?"

车子离开城市,往山区开去,负责人车上一直跟我说:"哎,刘总,你真不简单啊,我在山城市生活了大半辈子,可根本不会想到这穷山沟能出这样的人物啊,能从这里走出去的人,可以说,是传奇的!"

莉姐挑东西的时候很仔细,每一样东西都会考虑这个适合不适合老人,看看生产日期什么的,她总是这么仔细,体贴的如自己的女人.

我们坐上了轿车,山北区的负责人问我要不要在城市里住下,好好玩玩,我摇了摇头.我让他们帮我购买了很多礼品什么的,我要带到山里去,穷亲戚太多,不能空着手回去.

出了机场,我第一次如此平和,不会胆怯地真实面对我所在的城市,城市的繁华和山区的落后造成了我一直以来的对我们的城市的自卑,而今不用了.

山北省的负责人开车来接我们,见到我,很客气,很恭敬,尤其知道我是这个地方的人,他们都感觉似乎是多了靠山.

我们下了飞机,下来后,气候有点干燥,跟南方是不大一样的,风吹在人的脸上不是吹面舒爽,而是紧的厉害.莉姐感觉很新鲜,四处观望,这里就是生长我的城市.但是城市跟我无关,我从生下来对山北省的市区都是感到陌生的,如果不是考上大学,我甚至都不会接触大城市,更不要说当地的城市了.

莉姐喃喃地说:"我真想见见咱妈妈!",她说的跟孩子一样,她很懂事地这样说,让我心里特别激动,男人啊,这个动物说来复杂,说来也简单,当看到我不知道推荐自己的女人叫自己的母亲做妈的时候,那种激动是难以说清的,如那些早早失去母亲没人叫妈的孩子,我是会无比同情的,他失去了太多,太多.

她是一个善良的人,心地善良的人,吃苦不说累,永远想着孩子,苦也微笑的女人,想到她,我就会心里特别的难过,男人这辈子会最爱两个女人,一个女人是会让男人从梦里哭醒的,从小到老,一个女人是哭着入梦的,从拥有到失去.

随着时间的增加,我感觉我离老家越来越近,我突然也越发想念我的父母,尤其我的母亲,我很爱她,她对我特别的好,人不过五十多岁,但是已经被生活的重担压的面容憔悴的让人不忍去看.

我点了点头.

她点了点头说:"恩,是的,你要好好珍惜你今天拥有的一切,钱是什么呢,在帮别人的时候,你会感受到它更大的价值!"

我呵呵地笑,是啊,那地方没别的优点,就是穷,我想改变!

她点了点头,皱了下眉头说:"那样的地方可以出你这样的男人,说明那地方还是宝地的!"

她听了笑了,感觉我像是在唱歌,我望着她,摸了下她的脸说:"到那后,你别害怕,张艺谋拍的片子,最让我有感触,很多情景都像!"

她问了我好多山北的情况,她没去过,只是听说过,我笑着说了句话,听过那句话吗?她说什么,我说:"刘家庄,遍地荒,靠天吃饭,靠神帮,有男不娶刘家女,有女不嫁刘家庄!",我们那庄大多都姓刘,因此有此话,从老一辈就传下来.

她始终面带微笑,甚至还有紧张,但是她就那样微笑,她开始不敢靠我身上,我把她搂了过来,让她靠我身上.

我们坐飞机去的,一坐上飞机,在那狭小的空间里,我看着旁边的莉姐,她那天打扮的很小女人,似乎是精心打扮的,虽然年纪比我大好多,可是看起来真的好年轻,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差别,我知道,她的意思.她的所有心思.我想把她抱住,想到如果这飞机可以飞到天涯海角,飞到一个没有世俗,没有我们认识的人的地方就好了,我可以把她藏起来,她是我的,只是刘颜一个的女人而已.

我把公司的事务都安排好了,然后我联系了山北省那边的分部负责人,让他们负责我到那边的接待.我从来不想卖弄,从来不想虚荣,可是那次,我真的想虚荣一下,我想体会衣锦还乡的滋味.我可以去清高的,可是我不能左右父母的思想,他们苦了一辈子,在那样的环境下,苦苦求生,受着苦难与命运甚至是那些富贵之人的轻视,而今,我要让人们知道,刘家的小子有了出息.

认识你,我认识了【推荐】我是被漂亮少妇包养的男大学生[新怎样开传奇才不犯法一个世界.我会带你到天涯海角,如果没去成,不是我不爱,而是那去的路途隔千山,跨万水,道途崎岖,而我能去的了的地方,我都会带你去.

我一听,开心的不行,我多么希望她跟我一起去呢,只是没敢直接提出,而她主动说了,我在她的额头亲吻了很多下,然后把她抱在怀里,用整个庞大的身躯去疼爱这个女人.

她决定要跟我一起去,她那天听我说了这个决定后,在我怀里喃喃地说:"我可不可以跟你一去?去看看咱爸妈!"

十一黄金周,我准备回山北老家,屈指而算,我四年没回家了,如果说我心狠,我的确是这样,可是我不是个坏孩子,我思念我的母亲,我的父亲,还有我早已出嫁的妹妹.我给家里打去了不少钱,可家人都舍不得花,我想自己回去,把他们接到省城去住.如果不是我娶了SUSAN,我也许会把他们接过来,但是,我并没跟他们说这事,因此,我不能把他们带过来,在他们眼里,他们在乎的太多,那些忠孝礼仪,传宗接代的事情.

她那么的懂事,以至让我开始明白,这世界上,有的女人是来给你生活的,而有的女人是来给你生命的.给我生命的人,将伴随我一生,无论何时.

多年后,我想,如果当初没有这些感情的经历,没有怎样,怎样,会是怎样呢,我也许会是另一个样子,可是,我从来不为我认识她而后悔,没有过.

而且,我相信她,这样有责任心,有爱心的人,应该不会把工程搞跨的.有时候想,人其实不管多社会性,多么有工作头脑,他总归还是个感情的动物,很容易受到哪怕一丝的感情影响.

因为心情好,工作也有了劲头,公司被我打理的很好.我们合作的"沿江别墅"工程,进展的据说也顺利,因为跟莉姐的关系好了,我也不会无理取闹,我不想过多插手,给她自由空间吧,不管她用什么人,只要最后能把工程顺利交接就行了.

漂亮那种爱温暖了全身,一见不到她就想,有了心的牵挂,只要想到她心里就是充实的.

恢复了平常期,我们的性爱基本很正常,虽然配合的也很好,但少了些粗暴,甚至有了些许夫妻的感觉.

我问过她为什么对那些孩子这么好,自己都管不上了,她还要照顾那些孩子,她跟我说的是,她是个孤儿,她是被父母遗弃在火车站旁边的,她其实一直都很想她的父母,从小的性格,她不想见到跟她一样的人,遭人遗弃,受人欺负.她那天说的很伤感,我一直把她搂的紧紧的,温暖的要死.

我和莉姐有了一段比较快乐的时光,我们没有了冷战,没有了埋怨和不快,比较融洽地做起了情人关系.有时候她来我的酒店,有时候我们去外面别的酒店,这样保持了到了2004年十一黄金周.那段时间,我的心情比较愉快,她也比较快乐,气色很好,脸蛋红润,身子越发光鲜,迷人了.我一夸她漂亮,她就打我下说:"都是你弄的!",这样说过很多次,我们在一起,性和爱都很和谐,这段期间,我给孤儿院偷偷打去了一百万,她知道后很感动,但是却让我以后不要这样,她始终认为我的根基不稳,也许以后会出什么事,因为为爱迷惑了头脑的小男人,她是了解的.

可是也就是这最后的一次工程,毁了我们!

我点了点头,我知道这样才符合她的性格.

她说:"哎,把这次我们合作的工程弄完吧,弄完,我就不干,听你的好了!"

我说:"那我帮你,你离开盛世,离开他,我让你过幸福的生活!"

"恩!",她点了点头.

我搂着她说:"你为什么对别人这么好,你这么苦,自己身体都被累坏了,为了别人,这样苦自己,我心疼你,我爱你,以后让我们一起来承担,好不好!"

她似乎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激动,她拍了拍我说:"傻瓜,干嘛呢.小心阿姨看到!"

她点了点头,她一上我的车,我就死死地抱住了她.

回到孤儿院,我们把李阿姨送回去,出来后,她要开她的车,我说:"现在开传奇犯法吗你上我车,我们说会话!"

我也理解她为什么不离开盛世,苦苦忍受着屈辱,忍受着被我的折磨,如以前那样,还要继续了.

她给那些孩子剪指甲,削水果,梳头发,每一样都那么的细心.她改变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,我其实说实话,我不大相信这世界有那样无私的人的,什么都为了别人,一直做公益事业,不为别的,是她让我感到她好伟大,她是一个值得我去爱的女人,想到着,我每刻都想把她抱在怀里.

莉姐都疼的要命,我看着心里也酸酸的.

到了医院,我们看到那些孩子,莉姐哭了,她一点也不害怕传染啊,什么的,过去就抱着那些孩子,然后亲吻着,一边说话,一边擦眼泪,真的,掉了好多眼泪,然后要他们坚强,什么的,那些孩子都好乖,有个很小的男孩子见到她就叫她:"妈妈,妈妈!"

阿姨和我们要去医院,看几个住院的孩子,那是她资助的白血病患者.在车上,我见到莉姐好像在跟李阿姨开玩笑,然后笑着小声问她什么,李阿姨有点害羞,两个人都在笑,我知道莉姐她说什么,她真够可爱的.

接着,我们去看了孩子的宿舍,以及食堂什么的,各项卫生设施都还很好.

莉姐调皮地笑了下.

她说完后看了看阿姨,阿姨一笑说:"你啊你,有多少钱够往这里填的哦!",说着就摸了摸莉姐的头.

莉姐随便看了下说:"阿姨,不能节省,孩子的奶怎么少了,还有,上学的孩子零花钱也少了,最近学校旁边卖东西都涨价了,衣服可以穿的不好点,可吃的什么的,不能节省,钱,我明天就会打过来---"

李阿姨又拿出了一张东西说:"这是账目!"

她是说给我听的,她们在这里肯定上见怪不怪了,我不知道说什么,点了点头.

"都有,都有!",李阿姨摘下眼镜说:"你看这些父母,不想要孩子,你说你又留下姓什么怎样开传奇才不犯法的,这算什么,自己的骨肉,自己的血脉,说扔就扔了!"

莉姐走过去,和阿姨一起看,然后说:"父母留名字了吗?"

接着,李阿姨拿出了一个表格,然后戴上老花镜说:"今天送进来两个,一个车站发现的,一个在医院门口发现的,都刚出生,有一个兔唇!"

我笑了笑.

她听了,知道这是意料之中,我会说的话,她没表态,而是说:"没事,我们公司照顾的来呢,你啊,暂时先打好基础吧,刚出来,很多东西都要把根基打好!"

"哦!",我忙说:"这里满好的,满温馨的,我想让我们公司来出一份力,跟你一起照顾这里吧!"

莉姐马上把不开心的事打发走,然后对我说:"哎,大老板,怎么不说话?"

李阿姨皱了下眉头,但是不能说什么.

她看完后,我转过头来,她冷冷一笑说:"当初怎么没想到,现在想到了啊!",对于2017传奇最牛收费辅助说着,她把信胡乱收了起来,放到了一边,然后又笑了下说:"阿姨,不要回信了,就说这里没有这个人!"

李阿姨把信拿给了她,她接过来,我坐在她旁边,我为了礼貌,往别处望去.

莉姐点了下头,然后严肃地抿了下嘴说:"给我看看吧!"

李阿姨笑了下说:"恩,也没多大事,我接到了一封信,关于你的,好像有眉目了!"

莉莉似乎明白什么,于是说:"阿姨,没事的,小颜不是外人,有什么事,你就说吧!"

李阿姨看了看我,突然打开了抽屉,接着又合上,她一笑.

莉姐皱了下眉头说:"阿姨,不要说了,我很开心的!"

李阿姨看着我说:"你这孩子还真懂事,如你这样的也少了,我们培养了多少孩子出去啊,有的出去后,就再也没回来过,当初莉莉对他们都都多好啊!"

坐下后,李阿姨给我倒水,我忙客气地起来去自己来,我感觉李阿姨犹如长辈,虽然莉姐是孤儿,感觉这里是她娘家,我要表现的好一点.

我们继续往屋里走,进了屋,我把东西放在了地上,然后我们坐下来聊天.

我笑了笑,李阿姨说人家才不让我介绍呢.

我望着她,想揍她.

她这句是玩笑,没想到莉莉说:"好啊, 李阿姨笑了笑,说:"你这孩子,我能说什么,想给你这个弟弟介绍媳妇呢,可不知他成家了没!"

我点了点头,又看了看她,她转过头来,望着我们,理了下额前耷拉下来的一小撮头发,很女人味地说了声:"阿姨说什么呢?"

李阿姨叹了口气说:"这当初就是一个名号,领导和投资商一起本来就是弄个政绩什么的,没想到真办,后来莉莉就把这事上心了,做大了,这都二三十年了,领导换了那么多,就没几个给过什么钱的!"

我听了这些话,心里很难过,我抿嘴点了点头.问了句:"政府不给钱吗?这么多孩子,靠她一个人怎么能行!"

李阿姨站在我身边,我们一起望着她和那些孩子,李阿姨对我说:"小颜,你看你姐姐她人多好啊,为了这些孩子可是操透了心,吃饭啊,穿衣,上学啊,平时开销啊,有上幼稚园的,有小学的,还有高中的,哪一样不要花钱,她这几年生意做的不好,可是苦了她了,我们是想出力也出不上,没钱什么事都办不成,苦了这丫头了---"

可是,这就是真实的,人其实都是真实的,她不特别,跟每个善良,体贴,有爱心,美丽的女人一样.

我看着特别的欣慰,特别的温馨,她在这些孩子面前学会开一个传奇需要多少钱充满了母性,俨然如他们所有孩子的妈妈,我很想到这个女人,我爱的宝贝,昨天跟我在草地里那样的狂乱.

姚莉莉特开心,呵,她说:"恩,好的,好的,有奖励!"

有些活泼的男孩子说:"姚阿姨,我考了双百!"

她听了很开心,然后问他们学习情况,她每个人的名字都能记住,说着,很多孩子都过来了,围住她,每一个都对她很亲,她摸着那些小丫头的脑袋,然后说着关心他们的话.

进去后,因为星期天,又加上早晨,很多孩子没起来,有些大一点的孩子起来了,在里面读书,他们见到莉姐都说:"姚阿姨好!"

我们进了孤儿院.

我点了点头,看了看她,她淡然一笑,转过头去.

李阿姨欣慰地望着我说:"恩,还记起你姐姐就好,她挺不容易的,为了你们这些孩子!"

莉姐似乎很乐意在别人面前说她这个有出息的小男人,她说:"恩,他小子混好了,当初还是我资助他上的大学,这次,他专门来看我的,说要来孤儿院!"

她想起来了,突然上下看了看说:"你变样了,变的高大,成了大人了!"

她还是记不起,莉姐说:"以前跟我来过的那个大学生啊!"

李阿姨皱着眉头,我过去就说:"李阿姨好,我以前来过,我叫小颜!"

莉姐拉着李阿姨的手说:"你猜,他来过的!"

李阿姨似乎不认识我了,她看着我,然后笑着问了下莉姐说:"这位是?"

那个老师傅过来笑了笑,望着我,然后去拎东西.我也笑了笑.

开一个传奇需要多少钱不多会,那个李阿姨出来了,她没有多大变化,我还能记起来,后面跟着那个师傅,我忘了叫什么,就莉姐说他们有一腿的,呵.

我感觉她还有开我玩笑的意思,西服是高级,可是在这个女人面前,跟几十块买的没什么区别.

说着,莉姐挂了电话,然后看到我大包小包的已经拎的差不多了,皱着眉头笑着说:"哎,别把你的高级西服弄坏了,呵!"

莉姐在门口打了电话,说:"李阿姨,我到了,先别跟孩子们说,让几个师傅下来拿下东西!"

我看她这种表情, 于是更加卖力,被自己喜欢的女人给予表扬的眼神,那是无比幸福的.我当时就是这样的"鬼迷心窍".

她看到这些,想必认为我是个很有爱心的男人,于是很幸福,很满意,很感动地一笑.

我说:"一些衣服,孩子穿的,号码都不同的,还有食品!"

她的起色很好,见到我嘟了下嘴说:"什么东西啊?"

到了孤儿院门口,我们下来,怎么开传奇 自己做gm我打开了后车厢.

不多会,我听到她按汽车喇叭,然后开到我的前面,我开车跟上了她.

坐在车里,脸上都是红光.

琳达当时问我要这些做什么用,我没跟她说,我怕她要跟我一起去.我感觉我很听莉姐的话,不管我多成熟了,我很怕她,我早早就到那等她.心里竟然很着急,很想她快点来,前天晚上,我跟她分手的时候,我们吻了好久,关系又好了,晚上回酒店,心里美滋滋的,开心的很.

第二天,莉姐约我跟她一起去孤儿院,我说去接她,她让我们在孤儿院的路口等她,我知道她的意思,她是怕,毕竟她有了家庭.前天晚上,我让琳达给我搞了一后车箱的食品和衣物.


修改
对于修改]10

作者:如日中天 来源:心向阳光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传奇私服999(3freak.com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(Sogou rankings)为传奇私服玩家提供传传奇私服999|176|185|180|1.95|1.76|1.85|传奇私服发布攻略等区区火爆,服服精彩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